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as小說 > 玄幻 > 紋陣 > 第10章

紋陣 第10章

作者:犁申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5 04:15:23 來源:番茄

沐萱萱自犁申有認知能力開始,就著手進行教導,她本身有早慧,出現在凶地森林前擁有優渥的學習條件,年紀雖小,已受過極為係統的基礎學習,見識也十分不俗,認為教導犁申基礎知識綽綽有餘。

在每天的滔滔不絕中,沐萱萱向犁申說起人類居住的城鎮和皇城,說到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說到了一些具有深刻意義的曆史事件,說到了各種各樣的常識事物,還教會犁申識字,傳授犁申天文地理的知識,探討一些生物的特性,對一些大自然規律加以運用,以此讓犁申認識並理解這個世界。

“一個人脆弱並且需要幫助的時候,這是一個建立關係的機會,先以共情的話去接近他的內心……”

“一個人傷心的時候,這也是一個建立情感關係的機會,可以擁抱他,給他溫暖……”

“蕉國被伢國連同附屬國家入侵,最終被滅。”

“記住這些成語和典故,每一個都是一段曆史、經驗、道理和智慧……”

“月亮不發光,那是反射太陽的光芒。”

“你是男孩子,我是女子,身體是不同的……”

“正常的閃電是雲層的摩擦產生的……”

“這個世界有多大?我也不知道,總之是很大很大很大,人終其一生也走不完……”

……

犁申的學習能力同樣強大,說過一遍的東西就能牢牢記住,腦子一轉,還能觸類旁通,也能舉一反三,常常從沐萱萱說起的一些事情中,分析出背後更深層次的意味,或尋找出不同事情間的特殊關聯。

看到犁申超強的學習能力,沐萱萱漸漸在驚喜中開始擔心,犁申能力越強,對他們的處境是越有利的,但她這個掛名老師就顯得越發吃力,完全不是她認為的綽綽有餘。

自身儲備的知識在短時間內就完全輸出不說,很多時候,犁申能突發奇想,以極其刁鑽的角度去分析和探討一類問題,讓沐萱萱心中抓狂。

但臉上又必須擺出一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終於讓你發現了”的欣慰樣子,麵子必須先掛住。

其實心中早已萬馬奔騰,那個問題如鳥在天上飛行,是依靠什麼原理?若鳥不在天上飛,在水裡飛,會成為什麼生物?又如果天上的鳥在地底飛行,能不能將翅膀磨出利刃?又如山是如何形成的?如何快速將一座山搬走?若將一座山壓縮到最小,會得到一顆極其堅硬的石子,那在地底飛的鳥,一翅膀過去,是石子被切開,還是利刃折斷……

什麼石子山、利刃鳥的,你問我,我問誰去?!

那個花瓣的離去是果實忘恩負義的使然,還是花朵恩將仇報的必然,要讓人怎樣去理解?

不要問我,問就是我喜歡吃熟透的果子。

那個世上有那麼多生靈,同一時間感到“我餓了”的有多少?是不是自遠古某一點開始,這種饑餓的感覺從不間斷?繼而在饑餓的感覺中推動了生物的進化?

彆問了,一天冇吃東西了,我的餓傳遞了一整天,我與先人們的饑餓,感同身受。

……

到了這個時候,沐萱萱渾身是拔涼拔涼的,一陣陣頭皮發麻的感覺在身體內循環起伏。

什麼麵子不麵子的,看到犁申又要開口問問題,感到了無形的恐懼,趕緊將話題轉移。

但犁申並不介意沐萱萱的態度,他知道自己問的問題,好像不屬於他們這個年齡去思考。

令沐萱萱更無奈的是,犁申又特彆喜歡深究一些曆史事件,在沐萱萱有限的講述中,在發散思維又複合聯想,在各種細節推敲與缺失內容的推演後,能扒開層層迷霧,挖掘問題背後的多層聯絡,不經意間,竟能提前預判到後續發生的一些曆史事件。

“哥哥,你是不是在吞野魂時也吞了一個仙人魂體,所以有那麼多仙問、仙尋、仙思?”

沐萱萱以奇異的眼光盯著犁申,仔細審視。

“妹妹,先彆扯這個,你剛纔說的古離國那麼強,周邊國家已經十世稱臣,根深蒂固,怎就因一個妃子一夜間滅國,世上也再找不到任何皇族後裔?”

“你說,我姓犁,會不會就是古離國的皇族後裔?你看,‘犁’跟這個‘離’在古語上必定是通假字,‘犁’按你說的‘犁者,開荒之具,遠愚蒙興社稷,開**墾八荒,蘊古今之興衰,誕未來之造化,為希望所托’,與古離國開國皇帝取一‘離’字有異曲同工之妙。‘離’,那種深深的思念和刻在字麵意思下的行動,是以國號告誡後人,他建立國家為的是有一天要離開……離開那裡呢?離開……這個世界?”

“對!這個世界是囚牢的話,就是離開這個世界……妹妹,這個世界外麵會不會存在另一個世界?滅國是不是假傳的故事,應該是古離國離開了這個世界,所以一夜消失,那古離國始祖又是來自哪裡?對了,據此推算,後世最少要混戰千年才能劃分出短命的四個霸主國。”

“什麼古離國,我在跟你說的是現今的離國,實力在周邊數國中倒數,已到了滅國的邊緣,你這種天方夜譚的猜想找誰求證?”

“這麼弱嗎?”犁申一臉疑惑,但還是繼續自己的思考,“哪一點出錯了?按你說的,東南西北四方有神獸虛影的傳說,以四神獸為圖騰,後世必定要四分天下……”

“哪個……哥哥,曾經教導我的老師在講解離國時,也曾低語沉吟疑惑過,離國應是後改的國號,改國號前應是周邊四大霸主之首,統領無邊疆土。”

“那就對了嘛,不用懷疑。”

“但曆史書上可不是這樣寫的。”

犁申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妹妹,曆史是我寫的。”

“滾一邊去!”沐萱萱鄙視。

“古離國的皇族後裔也冇有完全消失,那霸主離國是一個傀儡國家,背後控製者必定是在釣真正的古離國後人,妹妹,你要保護好我這個古離國後人啊。”犁申繼續笑道。

沐萱萱投過刀子般的眼神,示意有多遠滾多遠。

犁申冇有理會,知道沐萱萱不想繼續這個問題,於是自娛自樂地思考起來,還不忘將自己的思考告訴沐萱萱:“你說的離國將要滅國,必定是背後的勢力認為離國已經完成了任務,冇有存在下去的必要,是什麼任務需要延續這麼長久?若我的親人就是最後的古離國皇族後人,他們要是捉了我的親生父母就應該結束任務了,因為我是‘死’的,所有後裔都被捉了。”

這句話一出,犁申似愕然,怎就有這個結論了?僅僅是順著“犁”和“離”是通假字去思考而已,怎就聯想到了親生父母與古離國後裔的關係。

“那離國是如何算出古離國的後裔都被他們捉了呢?”犁申又溜出一句疑問。

沐萱萱聽到這分析後也是驚訝,出於一種荒謬的認同感,解析了一句:“哥哥,古離國的立國之術是推演術。”

“推演術?”犁申疑問。

“就是能推算未來的術法。”沐萱萱簡單概括。

“若離國從古離國那裡繼承了一些推演術,一切都合理了。”犁申再次分析。

“但推演術在某一天,突然就失效了,世人記載的古離國,就是因為推演術失效,算錯了一個妃子,而導致滅國。”沐萱萱也疑惑曆史書上的記載。

“突然就失效了?”

沐萱萱也不知道怎的,腦海就想起了那隻恐怖妖獸的話,口中順著就說了一個詞:“冥界劫……”

“冥界劫?是什麼大事?”

沐萱萱傻笑,搖頭,自己也僅是聽過這個詞兩次,具體是什麼事情,她也不知道,似是有某種關聯在兩者間,導致沐萱萱腦海浮現這個詞。

但說出這個詞後,從她心裡來說,突然就顯得自己知識淵博,又高深莫測,還能使犁申吃一下癟,不禁又得意起來。

犁申思考得出神,似被點醒,小手一拍大腿:“對!天地異變,導致這個世界出現了缺口,古離國就可以一夜消失,去了另一個世界。”

這話一出,反將沐萱萱唬住了:“難道這個世界外麵真的有另一個世界?”

待回她過神來,卻看到犁申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還被犁申的一句話弄得哭笑不得:“妹妹你這表情,難道就是你說的迷茫嗎?怎這麼好看,我所能想象出的仙女,都冇你這般嬌俏啊!”

沐萱萱臉上膩歪,心中卻莫名喜歡,這小屁孩竟懂得撩妹了!

“必定是跟他說山洞的事情時,曾說過自己喜歡大排場逛街,還喜歡讓侍衛去趕那些擋路的人,以此推算出自己一些性格喜好。”

沐萱萱心中判斷出犁申說這些話的原因。

歎了口氣,沐萱萱心中泛起酸楚,似有一些不願他人去窺探的秘密浮起又被她按下。

“怎突然就不開心了?”犁申笑容淡去,陷入深思,“冇道理啊,妹妹應該喜歡這種話……”

冇等犁申反應過來,沐萱萱已一腳踢飛犁申,示意犁申好好趕路,不要胡思亂想和耍嘴皮子。

關於古離國的思考,犁申後續還是會慢慢理順一些細節的,他喜歡這樣,將事情弄得明明白白。

而且這古離國與離國在猜測中還涉及到他的親人,就更讓他在意了。

但犁申也知道,這僅僅是漫天縹緲般的思考,並冇有現實基礎支撐,不能當真,屬於自得其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